情系赣鄱百姓  发现江西之美

即时资讯:

<每日要闻

铅山县永平镇:铜矿排土场渗废水百姓筑池疯狂"洗铜"

导读: 核心提示上饶市铅山县永平镇进驻大型铜矿,堆放废土的排土场形成一个连绵四五公里的山,数十年后,山上渗出的废水催生出民间洗铜产业。这...
 核心提示

上饶市铅山县永平镇进驻大型铜矿,堆放废土的排土场形成一个连绵四五公里的“山”,数十年后,“山”上渗出的废水催生出民间洗铜产业。这些废水浸泡刨花铁可以生成含铜量百分之八九十的海绵铜,当地村民余金城七兄弟就是靠此维持生计,一年有一两百万的利润。而和他一样洗铜的,山脚下还有数百家散户。
 

近日发生的一件事让余金城七兄弟愤愤不平,作为当地惟一一家获得营业执照的洗铜个体户,却因他人争抢“水源”最后被镇政府以非法生产名义“收回拍卖”,而其他散户目前依旧疯狂洗铜。
 

多年监管空白,面对纠纷,政府部门如何借机加强监管变无序为有序,引发外界的深思。

 

        \

                     余金城的水窝被村民捣毁后又被镇政府重建




 废土渗水 引来百姓“洗铜”
 

十年前,余金城七兄弟投资50万元,在山上筑建了水窝,把废弃的水收集起来,做起洗铜生意。“大概用四吨刨花铁就可以洗出一吨海绵铜。”
 

踏着泥泞的土路,新法制报记者跟随余金城来到永平铜矿排土场10号坝的位置,眼前的一个直径七八米的水池里泛绿的水有五六米深。
 

余金城和另外六个堂兄弟就是靠这个水池维持生计,每年有一两百万的利润。
 

一个如此简单的露天水池,其高额利润怎样获得?


水池原本是通过修筑水窝并且封顶,然后埋在地下,再埋设水管将水流引到两三百米外的山下,流进水泥浇筑的池子里,洗海绵铜(以下简称洗铜)。
 

余金城介绍,洗铜所需的原料是刨花铁,将刨花铁扔在水泥池里,水浸泡刨花铁之后,直接变成海绵铜,含铜量一般为百分之八九十。
 

洗铜如此简单工艺,关键就在水源上。
 

上世纪70年代,当地进驻永平铜矿,开发矿产挖开山体时,大量表层废土被堆放到了周边,连绵数公里。经过数十年自然风化,渗出的水则含有丰富的铜元素。
 

十年前,余金城七兄弟投资50万元,在山上筑建了水窝,把废弃的水收集起来,做起洗铜生意。“大概用四吨刨花铁就可以洗出一吨海绵铜。”
 

在连绵数公里的铜矿排土场山脚下,并不仅仅余金城七兄弟一家洗铜。1月13日,新法制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山上布满了水管,连接到山脚下许多的水池,有的用水泥浇筑,有的水池则是土坑,垫上塑料布直接洗铜。
 

不少池子里还有刨花铁,经过浸泡后,刨花铁上粘着一层红色或者夹杂着黄色的物质。
 

余金城说:“黄色或者红色的粉末就是海绵铜。山上有多少根水管,下面就有多少家在洗铜,大大小小散户有三四百家,稍微有点规模的,在地下修建水窝收集更多的水,把水管埋在地底下再引下来洗铜。”
 

余金城介绍,洗铜对于当地来说,是一件好事。如果这些含铜的废水不经过处理而是直接排进河,进而流进信江,污染是非常严重的。“我们洗完铜之后的水,虽然还含铜,但已经非常低了。我们对环保是有贡献的。”



 水窝被挖 众人争抢水源


余金城称自己是水源纷争的最大受害者,“水窝被当地人用挖掘机直接挖掉,水管被挖断”。
 

然而,外人对当地这一壮观的洗铜场面并不了解,政府也从未介入管理,直到发生了水源争夺战才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余金城称自己是水源纷争的最大受害者,“水窝被当地人用挖掘机直接挖掉,水管被挖断”。
 

余金城说:“港洲村十组的侯世群在外面赌博借了三四百万高利贷,看到我们几兄弟洗铜赚了点钱,就威胁要加入股份。我们没答应,他就叫上村里上百个人,一人交3000元钱入股,还雇挖掘机来挖掉我的水窝,说也不让我们做了。”
 

  一两百人的聚集场面发生在去年8月18日。
 

据永平镇派驻港洲村的驻村干部张树华介绍,去年8月10日,侯世群以要在余金城七兄弟的水窝处栽树为名,找村里盖章,村支书没有同意,便要求村主任盖章,说:“你给我签字,我就种几棵树。”
 

“8月18日,侯世群带着一百五六十个人上山,挖掘机在头天晚上就开上去了。”
 

余金城七兄弟叫了二三十人阻止,双方冲突一触即发,永平镇政府带领公安以及其他相关执法人员赶来制止。
 

“当时镇长、镇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都在场,”张树华介绍,“僵持到下午4点多钟,把水管切断了以后,他们就下来了。”
 

  张树华当时也在场,他看到侯世群就坐在挖掘机上指挥。
 

  张树华称:“听人讲,侯世群这个人不能出事,他借了很多高利贷,有好几百万。”
 

侯世群1月13日在电话中向新法制报记者说:“这个山和田是我们老百姓征用给铜矿的,后面这个水是排污排掉的,现在被姓余的霸占了,老百姓气不过,现在是把它要回来。”
 

关于向村民集资3000元一人的事,侯世群称:“洗海绵铜是要买刨铁的,所以村民都要出钱。”
 

侯世群否认争抢水窝是缘自其外欠三四百万高利贷,强调“余家以前洗了很多年,当时大家都不知道可以赚钱,现在大家知道了,就都想洗(铜)了”。
 

就在纠纷恶化时,永平镇政府介入,并把余金城的水池捣毁,然后政府重新建起新的水池。
 

余金城七兄弟被告知,政府要“收回拍卖”。



“有证的要打击,无证的反没事”?
 

“当地只有我们一家办理了个体户工商营业执照,有生产手续,为什么我们有证的要打击,其他没证反而没事?”
 

2012年8月22日,永平镇政府公布《关于对永平铜矿西部排土场10号坝周边环境进行综合整治的通告》:“鉴于在永平铜矿西部排土场10号坝区域内存在非法生产海绵铜现象,严重影响社会稳定,干扰了永平铜矿及周边地区的正常生产生活秩序。为维护永平铜矿及周边地区的正常生产秩序和社会稳定,经县人民政府研究,决定对永平铜矿西部排土场10号坝周边环境进行综合整治。”
 

通告还称:“自本通告发布之日起,现有的非法生产海绵铜业主必须立即撤离生产场地,严禁非法生产海绵铜。”
 

但记者1月13日在当地采访时,仍然看到一派洗铜景象。
 

余金城七兄弟难以明白,为何政府只针对他们一家进行整治,而其他散户都还在洗铜,“这里大大小小的洗海绵铜的1300多人参与,三个一群四个一伙”。
 

余金城称:“当地只有我们一家办理了个体户工商营业执照,有生产手续,为什么我们有证的要打击,其他没证反而没事?”
 

张树华证实,当地确实只有余金城七兄弟办了证件。他解释说,在抢水窝冲突事件之后,“县里就成立了‘永平铜矿10号坝整治领导小组’,有19个单位组成”。
 

而关于此事处理的最新消息是,张树华透露,所谓“收回拍卖”,是利用他(余金城七兄弟)的设备,等于是设备再利用,再给他们15%到20%的股份。
 

“由于港洲村的土地基本上被征用于铜矿排土场,十组有200多亩,给他们39个股份,还有9组和21组有100多亩,给6个股份,加起来共45%股份。多的是其他村小组的。”
 

至于何以整治有证的却放过无证的,张树华也不理解永平镇政府缘何考虑:“按理讲,余金城几兄弟霸占了,是不应该给股份的。”
 

不过,张树华强调:“目前镇政府方面还没出书面的方案。”
 

“洗铜”依旧 政府将逐步整治

“有纠纷的先整治,没纠纷的我们将逐步整治。铜矿也跟上级领导汇报了,要逐步规范化管理,这个资源要充分利用。”
 

1月13日,新法制报记者电话采访了永平镇党委副书记余跃进,他称:“当地的老百姓(侯世群方面的人)用非法的手段来阻止不合法的经营,镇政府已经制止了,县里还成立了维稳工作组。‘8·18’的违法行为,公安部门已有相关的证据,作为下一步打击的依据。”
 

余跃进表示:“老百姓的利益我们会充分考虑,余金城七兄弟和当地百姓,双方应当互相谅解、互惠互利,我们会从大稳定的角度来考虑。但不是说不打击,余金城七兄弟这么多年偷税漏税非法经营,目前,工商、国税、地税都已掌握了相关证据。”


余跃进称:“(永平铜矿)作为国有企业,如果同意政府来管理的,应当出具铜矿委托政府管理的手续。政府依法管理,需要经过公开拍卖,决定由谁洗(洗铜)。”


余跃进介绍,早在2006年前后,铜矿在另外一个地方的排土场就出现过洗铜纠纷,也在永平镇辖区。“陈家寨(音)村那边也有先例,洗海绵铜,政府收回,但适当的让利于老百姓。”

热点专题

关于赣鄱网|网站合作|联系我们|人才招聘|财经界|广告刊例|

赣工商网备第201203061146058701 经营许可证编号:赣 B2—20110122 网安备案号:360111011066501

主办单位:杰作传媒 电话:0791-88108100 在线咨询: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1005305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