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赣鄱百姓  发现江西之美

即时资讯:

<每日要闻

解读严智龙艺术:生命图腾间的意志放逐

导读:早年的严智龙是中石化企业的一名技术员工,有工科思维,逢事讲究方法论。直到1993年,严智龙考入湖北美院就读油画专业,这个经历改变了他日后的命运。被迫的理性情绪重新被活跃
\
  严智龙
  人物简介
 
  严智龙,祖籍安徽芜湖。1970年出生于江西九江,同济大学艺术哲学在读博士,油画艺术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南昌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副院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江西省艺术教育委员会副主任。
  1997年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本科毕业,获学士学位。
  2004年天津美术学院油画系研究生毕业,获硕士学位。
  2004年12月,考察法国、德国、意大利等欧洲七国艺术发展脉络、现状及动态。2010年被授予“江西省首届艺术学科学术带头人”称号。
  2010年5月,应邀率团赴香港中文大学等高校进行学术交流。
  2011年6月应邀在台北艺术大学、高雄师范大学做艺术考察。
  2012年,受国家汉办邀请,随团赴英国林肯大学、剑桥大学、牛津大学、诺 丁汉等高校做短期访学。
  专著:《艺术语言的逻辑》2004年,中国文联出版社。《严智龙油画集》 2003年,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代表文章:《多向思维》、《观念没有错》、《为唯金钱艺术观辩护》、《写意精神之我见 》、《掀起江西油画艺术“盖头”来》等。
 
  从前当代到当代
 
  当我们谈论起当代艺术时,我们要谈论什么?从发生时间上看,当代即今天、当下,是今天的艺术;从语言形式上看,当代艺术的图式纷繁驳杂,不能再像现代主义绘画那样被清晰归纳;就本体和诉求而论,确立当代艺术概念的不再是形式美,而是观念,是用符号和想象力构筑的自由王国;在历史表现当中,当代艺术是一个“未完成的方案”,是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领域。
 
  作为西学东渐的产物,中国油画先天就缺乏一条连续而逻辑清晰的发展过程,由此发生递推性的滞后;而在古老帝国中央集权的政治结构和民粹盛行的社会土壤中,油画与其他艺术门类一样,很难保有如西方同行那样的独立身份和自由空间。从20世纪三四十年代以“决澜社”为代表的诸现代艺术运动到“85美术新潮”,在油画输入中国的百余年历史中真正尝试现当代油画实践的年限仅有十余年。
 
  五四—新文化运动,使自周以来以宗法制伦理与道德理性主导的社会结构遭遇前所未有的质疑和解构,但更重要的是:中国又引进了几乎与西方同步的政治光谱,科学与民主的口号之下,还有国家民族主义、无政府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自由主义、共产主义和非理性哲学等形形色色的思潮,而新的心灵秩序,则通过现代诗、白话文小说、话剧、电影和油画,迅速构建起来。但大多数思想主张和社会实践,都首先因其“救亡图存”的工具价值,而被提出和推广,与其说是理想追求,不如说是现成方案。理想光环下的圣徒追求蜕变为生存压力下的饿汉饥渴,饥不择食、囫囵吞枣成了最优的选择。
 
  二十世纪的中国走入了更残酷凶险的荒原,世纪初的多角色闹剧逐渐演化成为四十年代的双雄对峙,随后,极富神话魅力的现代极权制度建立起来了,全体中国人无一例外的裹挟进这场超大规模的群体日光浴。一切事物的存在都是为了赞美太阳,曝晒之下,珍珠玛瑙都风化成了粗砺坚涩的沙子。
 
  八十年代,上层利用尚未消退的威权施行改革开放。而一部分人,在推助这场新洋务运动的同时,接过新文化运动的衣钵,他们从伤痕文学、民间学术刊物、莫干山会议到摇滚乐、85思潮与《河殇》,在各个层面,为国家社会的自由秩序和人的自由个性呼喊。但这种自由,更多是倾向于以赛亚•柏林描绘的——一种对抗和拒绝姿态的——消极自由。无疑的,对现实政治的控诉和对现代思潮的解构,是这一时段艺术的主题。
 
  九十年代,官方部分地听从了这些声音,试图凭借自由经济秩序所获得的物质繁荣,以维系近似天命的合法性。于是,效率时代来了,娱乐时代也来了,需求等同于消费的时代也来了,无聊信息急速扩容的互联网时代也来了,中国人在成长、教育、婚姻、家庭和社会的方方面面都面临着空前的困惑。艺术再一次被激活了起来,社会文化剖析和大众心理诊断成为最新的艺术潮流。
 
  但那些略带悲观的描述并不是当代真实的全部,无论历史过程如何曲折多变,但纵向比较而来,今日中国确定无疑是自由状况最好的社会,人们拥有了前所未有的自由表达空间,社会结构的扁平化,让人际交互变得更平等;认知模式的去中心化,去除了重返集体无意识的风险,社会组织由审批监管迈向自由联合,心灵秩序从外在训诫转向自发生长,艺术审美从被动接受提升为主动进入。
 
  今天,最新的艺术形态和作品面貌,应当是怎样的?今天的画家可以表达什么?习惯于功用化思维自然可以找到一个勉强合理的答案。而一部分艺术家,选择了抛弃这一思维,重新思考艺术的本质,剔除一切非艺术本体的动机和因素;大胆抛弃陈旧的语言,不做重复的内容,由观念而出发,主动去文明矿藏里寻找灵感养分,利用独一无二的符号系统,构建能与普遍人性相通融的精神世界,最终把自己对生命的感受和世界的理解,轻松自如地表达出来。
 
    前当代,这是笔者提出的概念,是把当代以前的艺术史作为一个与当代相对立的整体概念,用以凸显当代与前当代的逻辑区别。而这种概念的提出,直接得益于对本期杰作大家严智龙的采访,其对艺术真理和当代艺术的阐述让我深深折服,获益之深,不能概言简述。我以为,唯有在历史场域中宏观整全的把握严智龙老师,才算是对严智龙老师称得上合格的回赠。
 
\
床·鸟与椅子(180cm×170cm)2013
 
  2014年12月14日,北京旷深2014年艺术品拍卖会(江西第六期)以78万元价格成交。
 
  艺术时空中的扶摇抟飞

    早年的严智龙是中石化企业的一名技术员工,有工科思维,逢事讲究方法论。直到1993年,严智龙考入湖北美院就读油画专业,这个经历改变了他日后的命运。被迫的理性情绪重新被活跃的感性天赋所取代。而那段时期的湖北美院油画师资力量是师生普遍认为最强势的一段时期。尚扬、石冲、方少华、魏光庆、徐芒耀等都是当时湖北美术院校赫赫有名的代表性教师。
 
  在湖北美院四年的学习,主要是跟随魏光庆、方少华、石冲三位先生。刚入学时,除了绘画造型的基本方法,对艺术其他可以说是不懂的,他只能潜心跟随石冲老师工于写实,其对现实结构的洞察、对画面的操控能力以及把握形式与绘画的关系,对严智龙影响很大。
 
  随着学习的深入,艺术经验的慢慢积累,严智龙便有了更多对技艺外内容的渴求,而在这过程中,魏光庆先生给了他重要的帮助。魏先生的课堂上,大量地信息是关于绘画外的艺术思维和哲学,融通中心,贯穿古今,严智龙比同学优秀就在于对这些内容的关注,由此极大的提升了他对艺术观念和创作理念的认知。在魏老师的导引下,艺术的世界变得无比丰富异常奇妙。魏光庆先生当年的国内外展览相当频繁,他的艺术观念和思维也极为活跃,严智龙可以第一时间听到他身体力行的创作体验和作为艺术家的专业激情。直到今天,他还深感当时的荣幸。
 
  严智龙对艺术的理解很快便突破了简单绘画的层面,他意识到:艺术是一个与社会关联性很强的文化行为。绘画只有成为艺术,体现价值创造才有意义,如此也是有着一整套很完善的自我系统建设体系才行的。艺术家除了大量的作品积累,完成自己的艺术面貌以外,还要在展厅中利用作品与大家交流,与评论家、受众用艺术激活的话题与社会发生互动,完成不同阶段的价值升华。
 
  总结在湖北美院的学习时光,严智龙充满自豪与欣慰,尽管学校条件不尽人意,但因为有了这些先生,依然倍感母校艺术教学的全国一流。既有传授艺术技法的老师,也有在引领艺术观念的先生,这样的协调配置,对艺术人才的培养是完整的,科学的,这为严智龙后来的读研和自我探索作了极好的准备。
 
  早在严智龙大三开始,严智龙慢慢从写实绘画走向表现绘画,他自称在当时还没有摸到现代主义的门道,只是厌恶刻板的前苏联契斯恰科夫的艺术教育体系和虚假的苏派现实主义,对崇尚形式美的现代艺术非常渴望。
 
  到了世纪初,严智龙对艺术家身份问题有了更深刻的思考。在当时,他充分感觉到大多数人还没有从根本上理解艺术的从属,也就是说任何艺术都是有属性的,是张三还是李四的,也就是艺术的生命特质问题。后来在天津美院深造,他开始了对绘画解构和自我性格的对应探索,回到了对于绘画艺术元素的解构和无数次重组当中。
 
   \
2015年1月1日在江西画店作讲座,讲述其艺术历程。
  严智龙做了一个艺术历程上最大胆的抉择:要把古典的、现实主义的、印象主义的画面结构统统解构掉,并从这些被解构的基本元素中建立新的情绪表达、形式规划、情感文化的关联性、语言效果等等。
 
  对于一个对文化有着极强敏感的艺术家而言,严智龙非常明确一点,任何一类艺术或绘画都是人类一段历史时期的文化现象。文化形态是有强烈的时代标签的。为什么会有中国当代艺术呢?为什么会有后现代艺术?实际上,这些艺术的形成就是针对人类不同文化形态的变化步伐确定的不同艺术历程。如果你要真正实现艺术家这个身份,完成艺术赋予他的宿命,那首先你就必须介入一个文化形态的重新认识上去。
 
  由此,很快严智龙便发现,中国当代艺术的成型和被世界所关注的原因,是有它本质上的自我确立的。它的存在是合理的、有价值的。就在那时,严智龙倒向了自我选择的重组。将那些元素,按照自我的选择,建立画面的新面貌。用理性的方式,把现代主义的感性部分重新进行排列组合。
 
  “现代艺术家是不择手段,后现代艺术家一定是为我所用”,严智龙说:“‘为我所用’是在自我选择的前提下,是在理性的层面里,根据自我对文化的敏感性、对现实的自我把握,选择为我所用的语言,使用为我所用的方式,完成绘画作为艺术它的画面的重新建构”。
 
  这是一种颇具“六经注我”气概的主张,让严智龙完成了自己在艺术时空的扶摇抟飞。
 
  生命图腾间的意志放逐
 
  神鸟是神话传说中最有灵性的生命意象之一,中国上古时代中神鸟之丰富多样,在各文明中都是罕见独特的,如凤凰、朱雀、青鸾、彤鹤、蓝凫、毕方、鬼车、灭蒙、招风、百鸣、重明和三足金乌等。
 
  这些仿似从山海经中翩翩飞出的名词,都是最早各区域大小部族的图腾。在人类学中,图腾的产生是在部族群落时代由生存困境产生的恐惧和焦虑;而在国家大共同体出现后,又转化为稳定共同体秩序的象征崇拜符号;权力等级时代,图腾都以巫术、方术的嫌疑而成为被主流社会排斥的对象。在现代社会,图腾彻底从我们的心理结构中疏离而去,慢慢被人遗忘了。
 
  严智龙一直对人类古代文明抱有强烈兴趣,从事艺术之后,对考古发现更有密切关注。从湖南马王堆、湖北随州曾侯乙墓再到四川广汉三星堆,他都曾亲身考察过。依据进化心理学的观点,今天的人类是从远古而来,原始部族文明到古代农耕等级制文明再到现代商业自由文明,是一个连续的发展过程。我们太多的祖先文明已转化为基因深藏于我们生命里,与生俱来;而我们思考我们自身的观念形态和行为逻辑,则避不开对古代文明和传统社会的考察。
 
  追问古代文明,是对当下文明的远视角的观察。今天的我们,在历史长河中居于什么位置?相比古人,我们缺失了什么?远古的图腾的发生机制和社会功能是什么?现代社会里,图腾是消逝了还是以被别的方式面貌继续存在着?这样的追问,图腾便不是与我们身体疏隔的异己对象,而是一直生长在我们灵魂深处的情结,是普遍人性的一部分。
 
  人类艺术史上,鸟类一直是重要的对象,中国画中直接就有花鸟的科目。宋代花鸟画在造型上就达到了很高的水准;八大山人笔下的鸟,孤独而凉寂,更略带一丝悲愤;而现代油画崇尚形式美,而在各种形式美中,鸟在形式并不占多么明显出众的优势。
 
  在严智龙的意识系统中,鸟被全新的塑造,被树立为有生命意义的一个精灵,它纯粹而充满灵性,代表着人性中最珍贵的部分:即超越的精神。这种超越精神,则是人类走出自然界步向文明领域最原初的动力,是人类文明最本质的属性。早期严智龙的鸟系列,如鸟多飞翔于玄冥的天空,穿梭于古老的星系,或潜游于暗沉的水底,或逗留于琴弦或树梢,也与飞鱼和绅士展开对话。而近期的鸟,内容更纯粹,造型更简练,双足直立,两翼张开,头颈昂扬,尖喙横直,一个更鲜明更清晰更具容括力更具象征性的生命图腾跃然画前。
 
 
  “音乐”(包括器乐、音符、演奏)——作为一组相比鸟而柔缓的符号,让这一奇异生命在音乐的氛围中得到舒展,不至于过于空旷冷漠。通过音符,严智龙的画作也开启了另一重体验:听觉。音乐是时间的艺术,而有了时间元素的融入,艺术在静止的画面被唤醒了,在平面中破出纵深,在单纯刻板的造型中开掘出丰富旖旎的生命想象。
 
  “床”,一个既古老又切近的事物,床和人的一生联系得太密切了,床是休息工具,也是娱乐场所,还是各种肉身文化的发酵池;床是感性的行为载体,是不需要通过大脑思考就能接受的底层心理结构。“床”这个符号承载着人们太多的美好与邪恶,暗含了多少痴者的梦呓和恶棍的“嚼头”。床代表着人性中与超越彼岸相对应的此岸,代表着人类永远无法摆脱的肉身之劫。床也有许多变体,如沙发、台球桌、椅子、桌布等,这种变化可以解读为纯粹的平行迁移,也可以看做是生命在相似场域里的细微异动。
 
  严智龙通过自己的思考,在现代社会中激活了图腾的意义;又通过画笔,转译可识别“鸟”、“音符”和“床”的图式、图像。而更具意味的是,他把古代图腾与今天符号并置在当代的图画中,让神迹与肉身相互碰撞,让人的精神张力在世俗场域共同氤氲,从而产生的一种凝重又曼妙的趣味。
 
  无论是欲图振飞的“鸟”的固化在冷酷而无言的“床”上,还是“音乐”的曼妙柔缓烘衬了“鸟”的孤孑刚直,在永恒的图示语言的交流碰撞中,我们总能获得一种生活世界的种种欣喜与迷惘,获得一种不同哲学系统撞击的“观念的核爆”,以及宗教情怀中才能有的“灵魂深处的美学感动”。
 
\
春秋鸟(2280x80cm)2014
  当代艺术最充分的完成
 
  每一位真诚的艺术家都期待自身能在艺术史上占据一定的位置,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职业追求,而更像是一位永不满足的登山运动员,在人类艺术山脉中攀登一座又一座的高峰,是艺术家的精神基因所致,也是他们的事业乐趣所在。
 
  知名艺评家栗宪庭对严智龙有过评论,称严智龙的当代艺术既不走消费文化,也不走社会问题,更不走政治波普,他是典型的走自我文化思辨道路的人。正像严智龙自身所期许的那样,当代艺术必须从自我意识自然的出发,必须包含了对当下文明在自我审视的方式下的艺术思辨。
 
  文化学者陈政也有类似的论述,他在写严智龙的文章《符号与色彩的舞者》中论述到:当我们……读过张晓刚的大家庭•血缘系列,王广义的文革政治招贴系列,徐冰的汉字系列,方力钧的光头泼皮系列,岳敏君的夸张笑脸系列之后,会立即明白一个道理:经过简短的融合与冲突、模仿与移植,中国艺术崭新的一簇出现了,而且正在进行对西方模板的超越,正在建立本土艺术新的价值体系。
 
  笔者服膺于两位评论大家的论述,也尝试用自己的角度和语言解读严智龙。通观严智龙的艺术格局。图腾不过是严智龙实践艺术真理的工具,真正确立其作品意义的是造型背后的对文明与生命、肉身与灵魂、世俗与超越、进取与退避、生长与衰亡等经典哲学母题的图像逻辑。显然,这些图像逻辑是超民族、超国家、超时代的,而且必须得到彻底的超越,唯有超越才有确立绝对意义上的本我,才能让各种生命意义和价值诉求获得自由在展开和公平在呈现,才能在最饱满锋锐的张力中迸发出最酣畅淋漓的美,这也便是当代艺术最充分的完成。
 
\
严智龙与许江、尚杨、孙志均合影
  最后,让我们回到严智龙的画作之中,回到他如化学实验一样用各种图腾和符号所催生的精神氧化反应,这反应必将释放出巨大的生命活力和绵延不绝的意志能量,也正如这只鸟,不管人类文明的造山运动如何剧烈,沧海桑田中,它都可以凌空高蹈、傲立春秋,千年不死。
 
《新CEO》杂志3月刊
\
\
\
\
 
 
更多内容,请阅读《新CEO》杂志3月刊
  

热点专题

关于赣鄱网|网站合作|联系我们|人才招聘|财经界|广告刊例|

赣工商网备第201203061146058701 经营许可证编号:赣 B2—20110122 网安备案号:360111011066501

主办单位:杰作传媒 电话:0791-88108100 在线咨询: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1005305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