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赣鄱百姓  发现江西之美

即时资讯:

<每日要闻

梁晓燕:从大学生支教看教育公平

导读:这篇名为《支教的意义何在》的文章,不但被传统网站转载,更是在新媒体上到处流传。作者认为支教“对大学生比对当地的孩子更有意义,其中收获更多的是大学生”的结论让很多人点赞。
\

  “大学生支教确实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要具体分析,如此眉毛胡子一把抓,似乎更在意于吸引眼球,而无助于改善。”在听到记者谈到的文章内容后,教育学者梁晓燕的声音有点高。

  这篇名为《支教的意义何在》的文章,不但被传统网站转载,更是在新媒体上到处流传。作者认为支教“对大学生比对当地的孩子更有意义,其中收获更多的是大学生”的结论让很多人点赞。

  “如此质疑支教,源于某些人对教育有不同的认知。”近日,梁晓燕在接受《善达网》记者专访时说。

  多年来,乡村教育问题一直是中国社会的焦点问题,很早就引起了梁晓燕的关注和思考。十几年来,她一直行走在中国的广大乡村,关注乡村教育和大学生支教,丰富的经历和深刻的思考,让这位教育学者深入了解乡村教育的实际,中国教育的问题所在,并积极在一家公益组织探索大学生支教对乡村教育改革的实践。

  在梁晓燕看来,多年来的乡村教育一直在投入物力财力让学生“上得起学”,“现在到了必须关注‘上好学’的时候了”。

  但是,“乡村教育的改变是多种力量合力的结果。大学生支教只是其中的一个小部分,要把它摆在一个恰当的位置上。更重要的是,乡村教育的整体改变与乡村学生个体的改变是不能划等号的,大学生支教更大的意义是在后者。”梁晓燕说。

  梁晓燕曾在大学任教14年,并在乡村小学做过一年的志愿教师,有着丰富的教育教学经验。后来,她离开了讲台投入公益,从环保到教育,一做就是二十多年,默默地推动中国公益事业前行。

  “用公益的力量推动乡村教育变革,很难。”梁晓燕说,“但毋庸置疑的是,这种力量的作用不可小觑。”

  “凡是用钱能解决的事儿,基本都解决了”

  《善达网》:您从事教育公益十几年,对乡村教育有很深刻的认识。在您眼里,乡村教育的现状是怎样的?

  梁晓燕:这是个很大的话题。从国家层面上来说,乡村教育这10年是有进步、有改变的,国家的投入很大,可以说,凡是用钱能解决的事儿,基本都解决了。但教育这个事儿,仅部分与钱有关,更多的与钱没有直接关系。

  国家高密度投入的过程,其实是与整个乡村学校布局调整、教育结构调整和新课标课程改革纠缠在一起的。既然如此,那乡村教育问题的现状就不能用一个很简单的词判定,比如“好”、“不好”或“进步”和“退步”的标准。这些年,乡村教育可能解决了一些问题,但同时也制造出了很多新问题。就目前而言,我觉得“上得起学”这个问题已经逐步地得到了解决,但“上好学”这个问题却更突出,更尖锐了。

  《善达网》:“上好学”追求的是教育的公平和良好的品质。

  梁晓燕:对。2001年后,政府开展的大规模“撤点并校”运动,相当于对乡村学校的整个布局重新调整,这个过程是与教育资源的大量投入和使用连结在一起的。对行政部门而言,这可能是最容易操作、最快“见效”的一种路径,能够在表面上缩小城市与乡村的差距。但是,同时它也制造了乡村教育资源的“马太效应”,即在农村内部,在县乡、村两级教育资源上,人为制造出更大的鸿沟,让最弱势的村居儿童实际上成为代价的承受者。

  《善达网》 :“撤点并校”让许多农村娃上学路变得遥远,“寄宿制”成为行政部门的首要举措,也成为大多数家庭不得不进行的选择。

  梁晓燕:从身心的健康发展来说,没有做好准备的寄宿制学校带来的危害是多方面的,乡村学生受教育面临着可能比以前远为更多的问题。一是寄宿学生家庭承受的经济压力远超取消“两免一补”所带来的实惠。二是造成一些学校大班额现象严重,教学质量和教学效果难以保证,极大伤害教育公平。试想,25个孩子分享一个老师的关注与80个孩子分享一个老师的关注,教育的效果能一样吗?

  还有,寄宿制学校的问题,不仅仅是课业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在没有充分评估的情况下,就出台这样一个政策,力度那么大,中国一下子出现了一万多所乡村寄宿制学校,尤其是在短短几年之内就完成了。教育部门、学校和教师都没有准备好,除了锁上学校的大门,让学生二十四小时都呆在学校学习外,其他的都忽略掉了,很多本来可以在家庭、社区中可能解决的身心成长问题,现在却遇到了困境。学生在学校中的生活,无异于一架学习机器!

  遗憾的是,这个问题却远远没有得到重视。

  善达网:前不久教育公益组织歌路营发布的我国首份《中国农村住校生调查报告》,就揭示了寄宿制学校学生面临的多方面健康危机。

  梁晓燕:目前我很大一部分工作就是在做这方面的事情,我走访过乡村很多学校,看到的一些事实令人触目惊心。敏感、冲动、恐惧、孤独、沟通焦虑、学习焦虑,这些都是留守儿童、寄宿学生常见的心理问题。看到这种状况,我心里真的很难过。让孩子们进入校园了,政府的责任就完成了吗?教育问题就解决了吗?显然不是。

  善达网:在学校里,学生们在学什么,怎么学,身心健康如何,应该是更重要的。很多在在质疑,寄宿的孩子如同被圈养的小动物,限制了思维抹杀了天性。

  梁晓燕:你看一下寄宿制学校的作息表就理解了,孩子们从早晨6点半学到晚上9点,期间除了吃饭就是学习,学习的内容除了教科书就是作业,这样的生活怎么可能让他们不厌学!如果不是寄宿制的话,孩子们的课余生活会更丰富一些,有很多爱好可以选择,哪怕是疯玩。但在寄宿制学校里,学生们只能在单调乏味的生活中束手就“学”。

  现在国家每年投入160亿元解决了乡村学校的午餐问题,但和伙食同样重要的心理健康问题却远未到得解决。有人说,留守儿童只要安全就可以了,但教育岂是“安全”两字能够概括,他们要成长啊,他们有情感需求啊,他们不是小动物!一个人的成长过程需要的信息和刺激应该是丰富的,不但要有食物营养的多样化,更需要精神营养的多样化。

  当然,精神营养多样化问题不是一下就能解决的。但,现在我们需要把眼光打开,要清楚现在的乡村教育问题并不比以前少,而是更复杂了。所以说,如果从一个更综合的角度来评价的话,真的很难说,乡村教育的目前状况究竟是好了很多,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甚至说新问题出现和解决面对更大的挑战性。

  “大学生支教的着眼点在于感染和影响”

  善达网:您做了多年支教工作,但近年来对支教的批评声音好像很多。有调查称,现在贫困地区的很多校长并不欢迎大学生来支教,原因在于大学生不懂教学,扰乱正常教学计划,二是时间短,稳定性差,三是大学生没把孩子当作平等的个体看待。对此,您怎么看?

  梁晓燕:说大学生不能平等地看待乡村孩子?也许有,但不会很多。我觉得,在我们现在的教育模式下,恰恰是学校老师更容易不把学生当平等个体来看待。相反,支教的大学生相对容易尊重学生,把学生当作有自尊的、平等的个体来看待,当作平等朋友来对待的。这会让在校老师很不舒服,难以接受,认为支教大学生破坏了他们在学生心目中的权威性。

  对于支教的这些批评,前几年还是很多的,也的确是存在一些问题。但现在情况有了一些变化,尤其是民间公益组织搞的大学生支教——这些公益组织与学校团委呀、学生会呀召集的大学生支教是很不一样的——他们的工作模式和工作内容都有了积极的改善。大家逐渐认识到,大学生支教的优势,或者说着眼点不能、也不应该放在补课、提高课业的考试成绩上,因为这不是大学生能力所长,也不是人本化的教育理念中最适合大学生去做的事情。

  原来的大学生支教,大多是进入到学校的语文、数学等主科课程,但现在呢,把精力放在这里的大学生支教已经不多了,更多的是把着眼点放到大学生所擅长的事情上来——他们拥有相对广阔的知识面,能够创造活跃有朝气的氛围,对教育方法有创造和尝试的积极性——多样化的素质课程、阅读推广、艺术启蒙和综合实践活动成为大学生支教的主流。

  善达网:显然这是大学生们的优势,也是当地老师所不具备的。

  梁晓燕:用人所长嘛。而且大学生还有一种独特的能力,因为他们是热情的年轻人,本身就对孩子有一种天然的吸引力,他们会带着孩子在一种多样化的课外学习中,帮助他们扩充知识面,同时引发孩子们的好奇心和学习热情。这是乡村教师目前难以具备,也是一时学不来的。

  青少年在成长中,真正能够对他们产生榜样性影响的不是父母,也不是爷爷奶奶,而是哥哥或姐姐们。这从我们自己童年的成长经历中就可以体会得到,哥哥姐姐们长你几岁,比你懂得多,感觉他(她)特有本事,特愿意和他(她)在一起。而现在呢,城市化的推进,进城打工的普及,让乡村几乎没有了年轻人,大学生支教恰恰弥补了这一点,给乡村孩子带去一种不一样的青春气息、青春榜样,这是乡村孩子们在儿童、尤其是少年成长阶段是最最需要的。

热点专题

关于赣鄱网|网站合作|联系我们|人才招聘|财经界|广告刊例|

赣工商网备第201203061146058701 经营许可证编号:赣 B2—20110122 网安备案号:360111011066501

主办单位:杰作传媒 电话:0791-88108100 在线咨询: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1005305号-4